W

他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少年的血把那棵已经老的不能再老下去的树染红了。树荫映在他已经了无生气的脸上。

男人叫了起来。

他说,“现在,我终于得到了这夏日的悲伤。”

蝉也停止了叫唤——这里什么声音也没有。

评论